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人的博客

诚信 创新 坚毅 感恩

 
 
 

日志

 
 

温家宝同志说错了?   

2009-09-26 20:00: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家宝同志说错了? 

淮夷若木 原创

  

 

2009年09月11日,中国地图出版社在自家网站发布声明称:“最近,个别报纸和网站等媒体,对我社出版的一套地方用初中地理教材进行了不实报道。”【详情请看http://www.chinamap.com/HTML/001.aspx

中国地图出版社上述声明所指,实际不是媒体,而是温家宝总理。2009年9月4日上午,温家宝总理在北京35中听完地理课后点评时,对北京西城区所使用中国地图出版社出版的初中地理教材把陕西、甘肃划入华北地区提出异议。温总理当时指出:教材对我国地区的划分不清楚,甚至有错误,缺乏自然的或行政的依据。

只顾片面强调自己正确,而不顾其余,中国地图出版社持这种态度对待异议,实在令人费解。

温总理指谬并非不实。中国地图出版社声明开头就是一个错误:“最近,个别报纸和网站等媒体,对我社出版的一套地方用初中地理教材进行了不实报道。”“教材对我国地区的划分不清楚,甚至有错误”之说,是温家宝总理听课后点评的观点,中国地图出版社偏偏不顾这一新闻事实,说媒体报道失实。难怪有人说中国地图出版社这一说法,实际是想把矛头指向总理,但又不敢直说,所以绕了一个大圈子,指桑骂槐。

科学不搞个人崇拜。但是,不提总理身份,就算以一般人士身份出现,温家宝同志的批评,也绝对没有错。作为北京地质学院地质构造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工程师学者,作为曾经于1968到1982年在甘肃省地质部门从业,对甘肃、陕西应该如何划分再清楚不过的行家里手,作为1982到1985年在国家地质矿产部任职的资深干部,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堂堂总理,温家宝同志当然不反对学术争鸣,但也绝对坚信地球人都知道的公共常识里没有把甘肃、陕西划入华北地区的说法,更知道作为传授公共知识的中学地理教科书对一般常识的说法应该遵循什么原则。

搞了半辈子地质专业的温家宝,不可能不知道中国地图出版社所说“自然地理划分法”。但是,他为什么还是要说“教材对我国地区的划分不清楚,甚至有错误,缺乏自然的或行政的依据”?这足以说明所谓“自然地理划分法”只是学术上的一种观点,还不为最广大人人民群众所认可和接受,不适合在教科书中传授,不适合对中小学生“灌输”。

甘肃、陕西不属于华北地区,可谓约定俗成,由来已久,妇孺皆知。不仅一般通用常识是这样,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中小学教科书是这样,面向全人类公开发行的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辞海》、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等公认权威汉语工具书,也都没有把甘肃和陕西划入华北地区。

国家地理区域划分,国务院当然最有发言权。没有经过总理签发文件确认和公布,任何关于国家地理划分说法,都是不正规的。不正规的东西,当然不能写入教科书,当然不能强加给中小学生。

幸亏指谬者是我们国家政府首脑温家宝总理,不然,中国地图出版社声明还不知是用什么样的语言“攻击”指谬者。

出版社犯了六大错误。既然温家宝总理批评没错,媒体依据总理批评予以如实报道,当然也没错。那么,中国地图出版社“对我社出版的一套地方用初中地理教材进行了不实报道”之说,究竟是何用意?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中国地图出版社很难自圆其说也很难以理服人的“辩解声明”,实际是强词夺理,文过饰非,言过其实,无事生端。

中国地图出版社说自己把甘肃、陕西划为“华北地区”没错理由是什么呢?请看中国地图出版社声明原文:“中国自然地理划分方案的基本依据,一是中国自然地理区划方面众多权威专家多年的科研成果,二是全国高校地理专业师生普遍使用的《中国自然地理》教材,三是根据《辞海》中相关词条的解释,四是长期以来初中地理教材编写中形成的共识。”

尽管当年高考地理100分试卷考了97.5分,但后来没学地理专业,我看不出中国地图出版社称“众多权威专家”把甘肃、陕西划为“华北地区”有多少意义。但是,作为中教出身,曾在教育部门工作多年,并一直关注教育、教材、教法的人,我想说,中国地图出版社的上述辩解至少犯了六大错误。

一是中国地图出版社对中等教育理解出偏差。顾名思义,中等教育与高等教育侧重点不一样。高等教育需要引导学生进行学术探讨。中等教育属于基础教育,主要是对学生进行认知教育,使学生掌握他们进入高等教育阶段或者走向社会后需要的公共常识和成熟的业务技能。所以,中等教育教科书传授知识,必须遵循“标准”、“通用”原则。这个道理,就像大家都要说普通话才好交流一样简单。

二是中国地图出版社对中学教材理解出偏差。中国地图出版社把全国高校地理专业师生普遍使用【是不是“普遍使用”,有待考证】的《中国自然地理》教材里带有学术研究甚至学术争鸣成分的内容,简单照搬到中等教育教科书中,不是对牛弹琴,也算应用偏差。如果这样简单照搬是正确的,那么,全国所有大学、中学乃至小学都可以使用同样教材,可以把中学、小学教科书统统废弃。这样说来是不是太荒唐?!

三是中国地图出版社做法将给高考造成麻烦。高考是统一命题的,这就要求教材对一般常识的解释口径必须统一。北京西城区用中国地图出版社出版的地理教材,按照自己观点,把甘肃、陕西划入华北地区;北京海淀区用另一版本教科书,按照常规,把甘肃、陕西划入西北地区。将来高考不可能单为北京西城区出卷子,如果考到这个问题,考生究竟该如何答卷?标准答案将如何制定?

四是中国地图出版社做法属典型的故弄玄虚。现在教材编写处在“改革竞争”阶段,“人教版”一统天下暂告一个段落,泥沙俱下的各种版本教材都在出版和使用。因此,我不敢说中国地图出版社把高等教育地理教材观点简单照搬到中等教育地理教科书中是独树一帜、别出心裁,但我敢说中国地图出版社是在故弄玄虚,甚至有卖弄之嫌。可惜,弄巧成拙。

五是中国地图出版社说法是典型的虚张声势。中国地图出版社声明称把甘肃、陕西划入“华北地区”源于《辞海》相关解释和长期以来初中地理教材编写中形成的共识。冒似尊重“经典”。其实却是弄虚作假,虚张声势。《辞海》中无论是“华北”还是“华北平原”等词条,都没有把甘肃、陕西划入“华北地区”的说法,人教版全国通用中学地理教科书也没这种说法。其他正规工具书都没这种说法。可见,中国地图出版社的辩解,虽然算不上“弥天大谎”,却也堪称一派胡言,到头来当然搬起石头砸自己脚,抡起手掌打自己嘴巴。

六是中国地图出版社声明中又出现新的纰漏。其声明二说:“我社出版的该地理教材,其讲述的‘华北地区’范围在课文中的表述为‘北界是长城一线,南界是秦岭—淮河一线,西界是青藏高原东缘,东临渤海和黄海’,很明确是自然地理概念的分区,而非行政或经济概念的分区。自然地理概念的‘北方地区’及所含‘华北地区’实际都包括黄土高原地形区——太行山以西,伏牛山、秦岭以北,长城以南,乌鞘岭以东地区,涉及山西大部、陕西中北部,甘肃中东部、宁夏南部等地区。”短短几行“自然地理划分法”竟然出现两处严重错误。“华北地区”和“北方地区”的所谓“北界”之说,错得实在令人无法容忍。一处说“北界是长城一线”,一处说“长城以南”。那么,“长城”北面的祖国大好河山就不要啦?这不给孩子造成“长城就是我们祖国北部边界”误导嘛?

这种“自然地理划分法”,真是混账到了极点!难怪至今不为大众所接受。

请教中国地图出版社:“长城”北面的那么多地方,又是属于什么地区啊?还有“北北方地区”或者“北华北地区”吗?

人们通常理解的“华北地区”,恰恰不是中国地图出版社所称“自然地理划分法”得出的结果,而是行政区域划分法和经济概念划分法得出的结论。

想强迫大家普遍接受中国地图出版社“自然地理划分法”别扭观点嘛?办不到。

全国教材应统一口径。不知是谁当初提出教科书“多样化”。如今教材“多样化”带来的问题更加“多样化”。这不能不说是教科书“改革”的“毛包”。

总理听课时,教育部长周济陪同。但是,总理指谬至今快一个月了,教育部仍然没有就总理指谬、教科书“政出多门”以及教科书编写和出版应该遵循什么原则等问题公开表态。

按理说,除了用少数名族语言编写的特别教材,其他所有使用汉语的教科书,应该全国统一标准。一是因为全国高校虽然按照省区分配招生名额,但目前还没听说哪所高校按照省区分班,高校学生中学阶段所学知识不一样,在一起学习和交流都有障碍。二是因为现在人口流动大,毕业生就业全国互动,所学知识不一样,工作中也有诸多不便。

最起码,全国中学教科书在能够统一口径的问题上,应该统一口径。但是中国地图出版社出版的地理教科书,偏偏爆出“蹊跷”。

国家有专门审定中小学教科书的机构——“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所有正规中小学教科书,包括一些中学选修课本,都由这个机构审核把关。所有正规教科书封面最上端都有“经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XXXX年审定”等字样。

如果容许各种版本教材“各行其是”,各编写、出版单位都可随便把公众难以接受、不肯接受、不需要接受的带有争鸣性质的学术观点粗暴地塞进中小学教材,搞得乱七八糟,那还要“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干嘛?

教材出版是一盘肥肉。各个地方、各个出版社都眼睛直勾勾盯着这盘肥肉,谁都想从中分得一块,企盼出版不愁发行而且发行量很大、利润空间也很可观的教材。但是,总不能只顾分享肥肉,而不知道自己吃了肥肉应该怎么做,不能让经济利益淹没社会利益,更不能把自己的经济利益建立在耽误别人子弟之上。

教科书,来不得半点马虎,必须对全体受教育的一代又一代孩子高度负责,必须对国家发展和未来高度负责,必须对整个人类光荣而神圣的教育事业高度负责。

如果想在教科书出版和营销问题上搞“利益分割”,可以全国统一编写,然后分到各省级单位出版。这样,既可以避免教科书多头编写、出版造成诸多“毛包”问题出现,也更加有利于通用公共知识的传播和应用,更便于全国高考标准化运行,更有利于全国人才水平共同提高,还可以节省每个省都组织大量专家、教授编写教材的人力、物力和财力。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